一把好鹽

旷野

情书

我想为你焚烧城市最高楼顶的太阳
让灰烬变成飞鸟
迁徙到你的城市去看春天

碎片

自进了大学就过得很微妙。
不好不坏完全听之任之的态度。偶尔兴致起来会干点奇怪的事情。
就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喝一点酒,在寝室楼道里走一级台阶想一个词语然后喝一口,爬到五楼寝室的时候恰好喝完。自己学会了抽烟,第一口没呛到,但也没觉得有什么意思,不过烟味让我觉得很熟悉,也喜欢烟头的温度像要从手指尖爬上来一样。
大晚上心情好就会坐在台灯下面涂深红色的指甲油。有时候涂口红,然后在自己的手背上印一个唇印,抹在衬衫上。头发终于长到了腰,但每天早上一抓一大把地掉。
今天中午饭吃到一半开始泛恶心。跑到阳台上抽了一支烟,外头的风热起来了,吹得人微微出汗。
反正日子总是这样呀。

碎片·亲爱的她

薛如念想想那个孩子,永远垂着头像是被雨打湿的花朵,眼睛里头扑闪着落日余晖。会一遍一遍地道谢,又懵懂又柔韧的样子。她不讨厌这个孩子,但是更多的呢,并未想过。
一股子似曾相识。把周煦变成这个样子是一种必然,可并无立场对她说一句足矣。她放任这个孩子在她身后跌跌撞撞,一路风沙打磨出苍白的一根脊骨,摇摇欲坠地支着下一步。每走近自己一步,就扔掉一点什么,赤裸裸的,近乎崩溃地追着。

我只怕自己等不到夏天和你了。

情书

我亲吻你指向我灵魂的枪口
反正人们说的一辈子也没有多长
只要一天就好
早晨我们坐在花园里
中午进食 服用药物
我们只是对坐着
从傍晚掉进深夜
然后我隔着空气遥遥地吻你
从你的枪膛里开出一线玫瑰
我的一生

深夜,久别的友人发给我这段话。她说这么优秀的人为何要讲这样卑微的话,白白遣了她睡意。
大概人啊,总是有各种不能解释的怯懦吧。

情书

我想要像吻一颗星星一样吻你
你的蔚蓝色的冰冷的双唇
吞吐着一整个宇宙的呼吸
我想要用一颗已经陨落的星球
凿出你的塑像
你的刀锋一样线条流畅的脸
还有一颗石头的柔软的心脏
我们都曾锈迹斑斑地
被固定在爱慕的基柱上随着时间腐朽
直到雨滴溶解皮肉 暗恋侵蚀灵魂

情书

禁锢在对你的疯狂里
与琥珀鸟为伍
呼吸贫瘠的希冀
孵化地下两千米的新生

今天早上看到这个…emmm感觉像个特别篇

情书

我希望你能为我写一首诗
无所谓长短和内容
当我触碰到冰冷的夜雾
在黑色的安静的河流上方
桨板无生机地垂落
你站在船头
用颤抖的破碎的声音
读出每一句
被汽笛声打断的
无法抵达的诗
而我
将以一种战栗的姿态
以一种趋于崩溃的温柔
从喉间呕出我对你全部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