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好鹽

旷野

情书

想在你的埋骨地
拥着细雪微风幸福地安睡
你祝我长梦不醒
用第二个指节
静静叩响沾着你唇印的门

情书

我想为你焚烧城市最高楼顶的太阳
让灰烬变成飞鸟
迁徙到你的城市去看春天

碎片·亲爱的她

薛如念想想那个孩子,永远垂着头像是被雨打湿的花朵,眼睛里头扑闪着落日余晖。会一遍一遍地道谢,又懵懂又柔韧的样子。她不讨厌这个孩子,但是更多的呢,并未想过。
一股子似曾相识。把周煦变成这个样子是一种必然,可并无立场对她说一句足矣。她放任这个孩子在她身后跌跌撞撞,一路风沙打磨出苍白的一根脊骨,摇摇欲坠地支着下一步。每走近自己一步,就扔掉一点什么,赤裸裸的,近乎崩溃地追着。

我只怕自己等不到夏天和你了。

情书

我亲吻你指向我灵魂的枪口
反正人们说的一辈子也没有多长
只要一天就好
早晨我们坐在花园里
中午进食 服用药物
我们只是对坐着
从傍晚掉进深夜
然后我隔着空气遥遥地吻你
从你的枪膛里开出一线玫瑰
我的一生

情书

我想要像吻一颗星星一样吻你
你的蔚蓝色的冰冷的双唇
吞吐着一整个宇宙的呼吸
我想要用一颗已经陨落的星球
凿出你的塑像
你的刀锋一样线条流畅的脸
还有一颗石头的柔软的心脏
我们都曾锈迹斑斑地
被固定在爱慕的基柱上随着时间腐朽
直到雨滴溶解皮肉 暗恋侵蚀灵魂

情书

禁锢在对你的疯狂里
与琥珀鸟为伍
呼吸贫瘠的希冀
孵化地下两千米的新生

情书

我希望你能为我写一首诗
无所谓长短和内容
当我触碰到冰冷的夜雾
在黑色的安静的河流上方
桨板无生机地垂落
你站在船头
用颤抖的破碎的声音
读出每一句
被汽笛声打断的
无法抵达的诗
而我
将以一种战栗的姿态
以一种趋于崩溃的温柔
从喉间呕出我对你全部的爱

情书

我在这里
但是爱让我离开这里
不需要热烈
只是安静居一角
总是想你
而长安空荡荡

情书

街灯闪烁
你是白色的
细叶掌印铺满
蔓延到我的脚下
夜河沉沉悬浮黑色
栾树枝高高擎起穹顶
上弦月勾住了我的衣角
金色的火花在天空里燃烧
雾气遮住每一个人的眼睛
我看不见的吻落在鬓旁
风打碎了一整片细雨
鸣鸟在枯枝上绽放
花朵们摇摇欲坠
而你是白色的